首页 足球 篮球 竞速 格斗 耐力 健美 昆仑决 UFC MMA 电竞

台球赛事

旗下栏目: 台球 冰球 毽球 高尔夫

沃克谢菲尔德32日工作记录:这个赛季将永远铭记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6-09

  在谢菲尔德举办了32天世界一流的赛事后,我们这项充满自豪又不乏谦卑的斯诺克运动终于在那个周日夜晚闪耀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晚上十点多,随着大卫·利利击败吉米·怀特夺得元老世锦赛冠军,2020/21赛季宣告收官。

  文 / 罗布·沃克,The Sportsman

  去年9月,一项职业斯诺克赛事在英格兰米尔顿凯恩斯的马歇尔竞技场闭门举办,拉开了斯诺克运动2020/21赛季的序幕。战至今年5月,赛季圆满落幕,给受疫情所困的斯诺克人带来新的曙光。

  我于今年4月5日星期一抵达谢菲尔德,投入在英格兰体育学院举行的2021斯诺克世锦赛资格赛工作。资格赛首轮我们就碰上一场难以置信的对决:退役9年后回归职业赛场的“台球皇帝”斯蒂芬·亨德利对阵宿敌“旋风”吉米·怀特。就营销宣传而言,这简直是完美开局——为期10天的世锦赛资格赛就此展开。

  我们中没几个人能进去到媒体中心,与144名选手报名参赛的盛况形成鲜明对比。至于这场传奇对决,交战双方都很紧张,两人过往留下的背景故事素材倒是精彩翔实,只是眼前的比赛质量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亨德利赢下这场球,但很快止步第二轮,坦言自己还不足以赢下进世锦赛正赛所需的四场胜利。

  6日我回家看望了自己的儿子,留在家几天,4月9日星期五返程,准备开启连续一个月的世锦赛报道,回到赛场时正好见证了阿兰·麦克马努斯不敌白朗宁后宣布退役,输球后他还能那么祥和体面。他的离开是巡回赛的损失,却也是媒体界的收获。他是巡回赛中最出色的专家解说之一,在解说席和他搭档总是很开心——再过一周左右就能在克鲁斯堡剧院和他搭档了。

  就要到媒体中心同行们口中的“质量局”了,一切精彩戏码都引向了最后的“审判日”。这是资格赛最后一轮,32名选手中有一半能获得宝贵的正赛席位。即便是常去正赛的老手,也不免被丰厚的正赛奖金所撩拨。16场比赛在星期二、星期三不间断进行,精彩大戏频繁上演。

  在过去的几年里,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建立起一个很精巧的制播系统,8张正在进行比赛的球台我们可以调出其中任一张球台的直播,每张球台的关键时刻我们都不会错过。这无疑提高了斯诺克赛事转播报道的节奏。

  今年我有幸和1997年世界冠军肯·达赫迪一起参与了一项迷你马拉松报道,在两天时间里从一张台的画面切到另一张台,一张接一张,在转播过程中你都没法吃东西或关麦休息,一坐能坐五个小时。累并快乐着,很好玩,我俩都享受了这个过程。

  审判日过后,晋级正赛的资格赛选手阵容强大,我们都不确定会不会见证到世锦赛史上首轮种子选手出局最多的一届比赛。第二天一早,这便是正赛首轮抽签仪式直播节目上的话题之一。

  有些人具备十年以上的世锦赛报道经验,对世锦赛的例行流程已经很熟悉了,在抽签的一早你能见到WST的新闻官伊万·赫硕维茨,我会经过“Snake Pass”前往赛事赞助商Betfred的Salford演播间。这便是彻夜工作之后的那个忙碌的大清早,一如既往,约翰·帕洛特会在这等你。

  直播抽签时各种紧张刺激,目不暇接,结束时长舒一口气,大家都很享受这个跌宕起伏的过程。信不信由你,抽签的环节是合理合法的,如果读错了号也就可能选错了人,这是会有后果的,所以在进入直播前,我们最少都会练一下,一般在出现6和9时我们会做一个停顿,以确保不会看错。

  事实证明,种子选手还是在首轮取得大胜,仅有两名资格赛选手挺进次轮16强,其中一位还是2015年的世锦赛冠军得主斯图尔特·宾汉姆。

  今年世锦赛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重新迎回现场观众。WST幕后团队中的每一位都为保证参赛人员健康安全付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努力,由于政府政策限制,我们在米尔顿凯恩斯的安全封闭区几乎举办了整个赛季的比赛,进行了非常专业和严格的防疫,为世锦赛迎回现场观众积攒下宝贵的经验。

  我在BBC制播团队的角色之一是司仪,从2008年开始,和现场观众近距离互动的工作已是家常便饭——当然去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面对一个空荡荡的观众席,只需全心全意服务好电视机前的观众就行了。

  新冠防疫政策意味着没有营业的酒店,作为游客去谢菲尔德就不是件易事了,但即便如此,世锦赛还是一点点地迎回了现场观众。随着17天的正赛进程推进,哪怕前几轮观众席并非完全开放,球员们也对观众的回归感到欣慰,毕竟他们忍受了一整个赛季的喝彩声音效,而此时萦绕他们耳边的是,是来自现场球迷实实在在的助威。每结束一轮比赛,观众席人数限制就会得到进一步放开,热闹气氛也在不断升级。

  除了担任司仪外,我还会解说比赛以及进行赛后采访,和大家一样,我也对安东尼·麦克吉尔在与罗尼·奥沙利文的决胜局中如此镇静自若难以置信。火箭以10比5领先,却被对手疯狂追分,又能以12比11再度将比分反超,当时所有人都以为麦克吉尔已经难以振作起来了,然而他竟稳住阵脚,成功拿下第25局,让奥沙利文追平亨德利世锦赛七冠纪录不得不推迟一年。

  赛后我采访了麦克吉尔,他就是轻描淡写地说不断骗自己,把决胜局仅仅当成“下一局”。在那种情境下,甚少有球员能在对阵奥沙利文时做到这点。这便是我最喜欢在世锦赛看到的——心态大战。

  四分之一决赛创纪录地集齐了六位前世界冠军得主,签表阵容扎实有深度。肖恩·墨菲从第二轮击败颜丙涛的比赛就开始火力渐涨,在四分之一决赛对阵贾德·特鲁姆普也是如此;我们还看到双马克对决:塞尔比对阵威廉姆斯,当时两人各有世锦赛三冠。

  不管是私人角度还是专业角度,他俩都是我最喜欢的两位球员,很期待这场交手。,事后恐怕谁都不敢相信这场球竟是一场塞尔比单方面的碾压——这是世锦赛四年来首次在八强阶段出现提前一阶段结束的比赛。塞尔比宛如从电脑游戏中走出来的主角,威廉姆斯则表示若对手保持这样的状态,没人能从这人手里抢走冠军。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现场观众人数稳步增长,等到塞尔比和墨菲决赛的第三阶段,观众席已满。至此,斯诺克荣幸地成为英国一年多以来第一批门票售罄的体育赛事,而我则要在这样的场合担任开场司仪,有太多力量在幕后努力奉献着,通过BBC2台转播。重大意义不只局限在这项运动本身。

  有经验的电视工作者一般不会紧张,关键是集中精神保持专注,但我太想给所有幕后的工作者致意了,要找到合适的串词,还要有适当的语气口吻,我竟有了心理压力。当观众开始向我回应,全场热情欢呼,这是我21年广播电视工作生涯最难忘的时刻之一。

  我的结束语是:“我们即将领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场面无比震撼的克鲁斯堡!”那种声浪,那种百倍千倍叠加的兴奋,那种能量好像要把我吹倒了,你能感知到所有人聚在一起的那种情绪,肩并肩共同享受一项大型体育赛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我很荣幸参与其中。

  至于比赛,墨菲打出了自己,差点上演逆转,塞尔比则实至名归,夺得个人第四座世锦赛冠军奖杯,追平约翰·希金斯。

  赛后放了一天假,补补觉、跑跑步,马上就到长跑的最后一圈了——Rokit元老斯诺克世锦赛。和刚刚结束的盛会相比,这是一项更有趣的工作,规模更小,但毕竟离开家连续工作了一个月,所有人都适应了这个节奏。

  元老赛是为这项运动的优秀老兵提供一个重新在顶级舞台比赛的机会,鉴于赛事冠军是大卫·利利,这项赛事也为那些热爱斯诺克一生但名不见经传的老将提供了证明自己的舞台。比赛历时四天,星期四和星期五是16强,星期六是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周日是决赛。

  就在我认定谢菲尔德之旅已没法再有更多惊喜或意外时,丹尼斯·泰勒又一次在克鲁斯堡宣布退役,这次他退出的是元老赛场。这位1985年黑球大决战的胜者很久之前就在职业赛场退役,多年来一直是世界元老斯诺克巡回赛的活跃分子。

  在星期五下午输给巴里·平奇斯后,他当场宣布自己刚刚打完此生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我们播放了他1985年赢下黑球大决战时庆祝的录像,他眼含热泪,不得不说我也动容了。36年前那著名的一夜,太盛大了。泰勒那熟悉的声线还将继续陪伴球迷,以及在BBC镜头下的那张熟悉的面孔。

  尽管去年遇到各种困难,但我们这项运动还是找到了应对方法,继续为居家的人们献上精彩比赛,继续让我们这些常年四处奔走的人有活干、有钱赚。斯诺克这一年走过的路上,有我的足迹,这让我倍感自豪。

  离家五个月,时间很长,但每一分钟都很值。千言万语道不尽,这个赛季,我会永远铭记。

责任编辑:体育爱好者